作家專欄人生畢旅

周浩正,筆名周寧,1974年自軍中退役後,由楚戈引薦,得結識瘂弦,進「華欣文化事業中心」,從此開啟了他文化工作生涯,直到2003年4月退休。 近卅年的編輯生涯,停留過的地方不少,在職場上,他從最基層的編輯開始歷練,一路走來,跌跌撞撞──曾經做過出版社的叢書編輯、報紙副刊及雜誌主編﹔由編輯、主編、總編輯、顧問等不一而足。至於他這一生究竟有些什麼經驗教訓,能寫的,他已全寫入《編輯力初探/寫給編輯人的信》裡了。

【2017年賀年信】傻妞兒花花拜年來囉!─世界,翻轉(Flip)中。

發表時間:2017-01-12 點閱:248

◎花花我,三歲了,坐在8樓陽台,膽大心細,面不改色。就三花貓而言,長得還算有模有樣吧。(攝於2016/2/14)

親愛的朋友:
周家從來沒大事,小事則多如牛毛,且聽花花細細道來。


1. 世界,翻轉(Flip)中。
「喵~~喵嗚~~」先讓我清清嗓子,才好開講。


話說《聯合報》終於選出2016年的「年度代表字」,竟然是個「苦」字。老太太召開家庭會議,折騰了好幾天,由小貓兒我宣布會議結論:周家選出來的「年度代表字」,恰恰和《聯合報》形成強烈的對比,竟然是個「樂」字(左下方那個「樂」字,是老先生從網上辛苦找來蘇東坡墨寶。墨汁飽滿,元氣淋漓,不愧出自名家之手)。


大家一定覺得奇怪,為啥「眾人皆苦我獨『樂』」?這可是有人生大道理的。


一說是苦中作樂,一說是苦盡甘來,一說是化苦為甜──非也,非也,以上皆非。正確答案是:這一家人真的打從心底覺得快樂,並且以追求快樂為鵠的,把吃苦、吃虧、吃癟當吃補,過著「非常快樂」的人生。舉個最近遇到的例子,一看就明白了。


現在的台灣社會,流行「翻轉」這個術語(奇也!怪也!任何新鮮玩藝兒,一旦移入台灣沃土,便自動生出無窮變幻。),樣樣事物非攪、撬而不樂,尤其面對老的、舊的、不順眼的、不同夥的、長得太方正的、不夠smart或太smart的……,全在翻轉之列。於是乎,教育被翻轉、體制要翻轉、人生需翻轉、喜惡必翻轉、是非已翻轉、禍福在翻轉……,總而言之,新世界、新秩序、新立異標準以及不同於以往的「美好又理想的人生」,終於在台灣完全實現了。(「喵喵嗚~~」,貓的歡呼聲!)


據貓兒所知,老倆口在中興大學的中興湖畔漫步繞行了半輩子的生活習慣,也「被翻轉」了。


有那麼一天,趁中午陽光普照,老人家去中興湖曬曬日光,順便見見相識十多年、如今孑然一身的老白鵝。(前幾年風水興旺的歲月裡,湖畔有三隻黑天鵝、約十隻灰、白鵝,以及二十多隻、多品種的鴨子;若再算上湖邊樹上的白鷺鷥、白頭翁、夜鷺、麻雀、烏秋……等,至少一百隻以上,熱鬧極了。可惜數年前為了整治中興湖,抽乾湖水,鵝鴨多半被野狗咬死或病死,只剩下孤單一隻老白鵝。最近有人放生七、八隻鴨子,才恢復一點生氣。)去年,老白鵝一家三口仍悠游湖上,每見兩老,振翅飛撲而來,引起湖畔健身老人們一陣驚歎;現在四顧茫茫,再也看不到另外兩隻老鵝了。


兩老取出攜著的一片土司,餵食直奔前來相會的老友。


突然身後傳來一聲怒喝:
「不許餵!不可以破壞大自然生態!鵝、鴨自己會找東西吃,你們亂餵,破壞了大自然的生態平衡。」


回頭一看,是幾個偶爾來此閒逛、年輕學生模樣、以「環保尖兵」自居的綠衛兵,站在那裡大聲斥責。(誰給他們這至高無上的權力亂罵人的?花花不解。)


自從世上誕生了所謂太陽花革命小將,揮舞拳頭,高呼「自己的××自己×」之後,世道起了大變化。此時此刻,年已七旬的退休教授被羞辱得無地自容;「破壞大自然生態平衡」的罪名,誰也承受不起。這回,兩老很識趣,以「讓」為尊,再也不去「友好一輩子」的中興湖了。


難過嗎?一點也不。


兩老懷著「避秦」的心情,四處探看,居然發現新天地,找到「桃花源」,遠離不樂地,為此大樂。


世界,果然不停「翻轉/被翻轉/再翻轉/又翻轉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