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紙飛機的故事生活

我確信這世界是由故事所組成,故事就是我的生活--我在生活裡找故事,在故事裡找生活。申惠豐,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助理教授、《紙飛機生活誌》總監。

人文素養將是未來人才最重要的核心能力(一)全球性的人文危機

發表時間:2017-10-06 點閱:81

「老師,這台灣文學系,好找頭路否.....?」,在「家長大學日」新生座談會上,與我同桌的阿嬤,急切地抓著我問問題,想為她的外孫女畢業後的前途,尋找一個明確(或者讓自己安心)的答案。她對孩子不確定的未來,充滿憂慮,阿嬤不管台上正在進行的系簡介,抓著我,一個問題問過一個問題:學些什麼?工作會不會難找?可以做那些工作?薪水如何?有沒有前途......。

 

類似的場景,每年都會發生,同樣的問題,無論學生或家長都想知道答案,而從學校經營的角度來看,這些問題的答案至關重要,它所涉及是績效與成本數字──招生率、註冊率、報到率,因此每年在這樣可能不只一場的說明會裡,我們必須不斷的證明自己學系可以為學生未來帶來的價值為何。

 

我講這個故事,主要是為了凸顯人文科學在台灣遭遇到的難題。首先,「就業能力」的高低,是台灣社會對大學教育功能的普遍期待與認知,也是學生(與家長)選擇校系的一個重要指標,特別是在衰退的經濟與高失業率的環境氛圍下,這種功利主義式的衡量會更明顯。這與第二個問題有著直接的關聯性,亦即高學費造成學生高負債問題,這樣的情況在台灣的私立大學特別嚴重,因此在畢業即負債的現實考量下,如何讓自己的教育投資最大利益化,也影響著校、系選擇的考量。

 

不論功利主義或實用主義的價值觀,強調的就是「有利可圖」,有用或無用,對應的當然是利益的邏輯,而人文科學在公眾眼中是「冷門」學科,它的「冷」在於學科養成的專業技能缺乏所謂的「市場價值」,也就是沒有直接對應的產業需求或應用,因此,就業選擇性低,學用落差大,是人文科學被印上「無用」標籤的主要原因。諾丘‧歐丁(Nuccio Ordine)不無感慨的說道,人文科學越來越令人覺得無用,就是因為主流價值認為,知識若無法產生直接有感的經濟用途,就會被視為無用,而失去支持 。

 

所以,從教育政策及發展趨勢的角度來看,在功利主義與實用主義的價值主導下,人文科學被邊緣化,大至國家的發展策略,小至學校的資源分配,人文科學相較於所謂的「STEM」(科學、技術、工程、數學)學門,資源明顯的不足與匱乏。此外在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主導下的教育政策,造成高等教育市場化,大學經營企業化的現象(這現象台灣的私立大學更加的明顯),在這種以「市場需求」為核心的邏輯下,人文科學「無用性」的修辭更被擴大,成為一種不可承受之重。

 

高等教育經營的市場化與企業化、功利主義與實用主義價值觀主導教育價值的衡量,以及學科內在效用性(或實用性)與學科自我價值證明的缺乏(無用性),可以說是人文科學面臨「危機」的三個主要原因。但我要強調的是,這些問題與學科的本質無關,因為這些問題,可以說都是結構性的問題──經濟。

 

2016年,政府公布了一個蹤三年的跨部會「 大學畢業生就業調查 」,調查結果顯示,人文科學類的畢業生,從學士到博士,月薪幾乎是各類最低,轉職率也是各類最高,因此「教育部正要求大學人文科系積極研議轉型,而轉型根據就是『註冊率』以及『就業率』。」 或許可以這樣說,「就業問題」很大程度上就是人文科學當代的「危機」修辭,而這個「危機」修辭是當代台灣經濟、社會與教育整體結構所造成的問題。

 

這種結構性的危機,不光是台灣獨有,而是全球人文科學都被迫面對的問題,2014年日本爆出「廢止人文科學」的爭議,希望縮小或裁併人文學系,發展更具全球經濟競爭力的學科,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計畫裁併與縮減人文相關學系,藉以精簡人事成本,引發學生佔領學校的抗爭運動;去年,美國佛羅里達州州長召集的一個特別小組甚至建議,提高主修人文科學與社會科學此類所謂「非戰略學科」(nonstrategic disciplines)學生的學費,而在英國、澳洲,相關人文科學的研究資金,也逐步的被撤除或縮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