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太極無極

雲林縣古坑鄉人,斗六高中畢業,其後就讀輔仁大學圖書館學系,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,1985年考上教育部公費留考,1987年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攻讀博士學位,1990年回台,先後任教淡江大學及世新大學,歷經系主任、圖書館館長、教務長、大學校長職位。曾擔任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理事長,目前是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董事,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。畢生酷愛閱讀、社會觀察及寫作。30歲的一場大病,開始注意養生及太極拳。

教不聊生

發表時間:2016-01-21 點閱:643

在台灣,知識份子不願為官,主要還是怕面對立法委員的惡言惡語,過「官不聊生」的日子。可是,在學院,大學教師現在卻有種「教不聊生」的感觸。

 

大學教師,一向是台灣的天之驕子,享受極高的榮耀,更是人人稱羨的鐵飯碗。但這種日子,在台灣已愈來愈難以享受到了。

 

大學教師現在面對的第一個挑戰,就是台灣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問題。

 

幾十年前,年出生人口數達40萬,當時大學也少,因此進大學確實是窄門。為了讓更多人能接受高等教育,教育改革建議廣設大學,這也是這幾年台灣的大學變成160多所的主因。但千算萬算,都沒有算到,經濟一起飛,生小孩的意願轉而降低!直到去年為止,出生人口數已降到剩下20萬而已。160幾所大學,要爭取20萬的出生人口,如果加上其中不少人不想讀大學,想一想,有多少系會招不到學生?多少大學會關門?又有多少教師會丟掉工作?這些都已不是假設性的問題,而是一定會發生的困境。所以,現在的大學教師其實活在很深的不確定性中。

 

其次,現在年輕的一代,不管是e世代或是草莓族,他們並不好教。大學教師著重抽象思考,強調文字閱讀多於影像。但很可惜地,現在的大學生,偏偏是影像的世代;利用閱讀進行思考,他們一向興趣缺缺。更何況,他們追求學問的動機不強,頂尖及卓越一向不在他們心裡,這樣的學生,要老師如何措手足?

 

前面兩項是台灣大環境的問題,作為一個教師,有時還是不得不面對。但現在的大學教師,偏偏碰到教育部愈來愈多的緊箍咒,更加難以承擔。

 

近幾年來,教育部透過不同的機制,不管是研究卓越或是教學卓越,還是系所評鑑的推動,都在有形無形中,要求學校達到教育部所訂的指標。這些指標,從生師比、國際化、英語檢定、就業率、證照考取率、學生輔導、課程委員會、吸收校友及學生意見、教學評量,教師評鑑,課綱上網等無所不包。現在的大學,不管是不是要申請獎助,身處台灣的環境,都已被教育部的指標所附身。

 

也因為這些指標的要求,學校自然會希望教師勉力配合。這也是大學教師最近非常忙碌的原因,又是系所評鑑,又是5年5百億,如果再加上教學卓越,就可以想像教師忙碌的樣子。

 

以前的教師,只要把書教好,研究做好,其他時間大可自由應用。但現在面對一堆花樣百出的評鑑,老師幾乎花不少時間在準備資料。以前一收即扔的文件,現在必須逐項保留。尤其是各種證書、聘書都必須保存起來,作為社會服務的證明。

 

以前老師協助學生,談完也就算了。但現在最好還是留下記錄,因為教授5年一評、副教授3年一評、助理教授一年一評,這些學生輔導記錄,可都是能否通過評鑑的佐證資料。

 

研究冠上SCI、SSCI、A&HCI更讓老師氣絕;以前老師在國內發表論文,就可算數。但現在,帶著3I的光環,領取不同的獎勵,已儼然大部份老師投稿國外的價值標準。

 

這也是最近周遭的教師朋友,愈來愈不快樂的主因。不曉得這種「教不聊生」的日子,他們還能撐多久!他們私底下都期望,新上任的教育部長,能夠解救解救,這些身處水深火熱的大學教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