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時間:2014[民103]

熱門文章
新會員第一本免費,小編教你如何兌換!
發表時間:2016-10-03

「HyRead中信卡友讀享樂」送給每位新....

全台80萬金融人 不變身就淘汰
發表時間:2016-01-20

圖片來源:周書羽 從「威尼斯銀行」....

單純美好的校園愛情故事《原來 幸福一直都在》

發表時間:2017-06-19 點閱:1436
Responsive image

開始,大學的愛情學分
「下課後,大家到系辦公室前集合。每個人都要去和自己大一的直屬學弟妹相認,然後帶學弟妹參加七點在興中堂的迎新晚會喔。」亂烘烘的教室裡,班代張淑卿提高了聲宣布。
「現在才說?人家早就有約了耶。」坐在身邊的曉雨側頭低聲道。
「跟子謙有約齁?好幸褔喲。」我給她一個笑臉。
「什麼啦。」她雙靨泛紅,「那我的學妹就麻煩妳帶一下了。」
「我幫妳帶……?」
「好像面有難色?」她小嘴一歪,「喔!原來妳也想蹺!」
「噓!別說那麼大聲。」
「妳也有約齁?好幸褔喲。」她給我一個鬼臉。
坐在前面的詩雅回過頭,給我們一個臭臉:「妳們兩個,給我乖乖去參加迎新晚會,哪都別想去!」
曉雨和我相視咋舌。升上大二,蘇詩雅優異的公關能力讓她被選為康樂股長。我們都忘了迎新晚會是她上任以來第一場代表作。
下課後,在詩雅的銳利盯視下,曉雨和子謙裝作滿心歡喜地手牽手,一起去迎新。而我也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偷撥手機給文曲,取消原本要去的夜遊。
文曲是我在大一時暗戀的男生,一個善良、體貼、對任何人都超耐斯的法律系男孩。
暗戀的對象會成為交往對象的案例不多,交往後會成為知心情侶的案例更少。但幸運的是,曲已經是我的男友了,更幸褔的是,他對我很好。
「這樣啊?那擎天崗改天再去好了,不要讓學弟妹失望。」
手機那端傳來他溫暖的聲音。
一開始,我就是被這溫暖又堅定的聲音吸引,才注意到他。
「還規定說每個人都要準備節目,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要幹嘛,好煩。」我嘟著嘴,一邊講一邊把課本收進背包裡。
「唱〈心牆〉呀。」
「嗯?」
「妳唱〈心牆〉,很好聽啊。」
暑假時,我和曲相約去看海。
那時,他的雪白襯衫隨著海風的節奏,輕柔飛舞。
幾度,他的烏黑瞳眸遠眺海平線的船帆,沉思恍惚。
望著好看的側臉,不想問他在想什麼,只是自然地從身後擁住,把臉頰靠在他的背上,從溫暖裡得到幸褔。
我不自覺哼起了〈心牆〉。那時,他沒有說好聽。
現在聽他這樣說,心裡有巧克力的味道。
「那,你可以來幫我伴奏嗎?」
「呃?沒關係嗎?」他還記得我說過,我們的戀情要低調保密。因為大一時我飽受流言傳說的困擾,為了保護曲、保護我與曲之間得來不易的這份感情,到現在除了曉雨和子謙外,我都還沒跟任何人提起和曲在一起的事。
「嗯。人家問的話,就說我們是好友吧。」
「好啊。」
步出教室,在門口的詩雅分給每人一張資料卡:「每個人都按學號找自己的直屬學弟妹,請熟記學弟妹的個人資料,才不會太陌生!」
系辦前的走廊上,學弟妹們原本窸窣低語,在張淑卿的擊掌下頓然而止。
「歡迎各位學弟妹加入社褔系的大家庭!我是社褔二A的班代張淑卿,現在開始點名,點到的請往前站一步,會有學長姊出來認你們。」
站在眼前的盡是生嫩的面孔,有的看來靦腆,有的寫著期待。
張淑卿逐一點名,班上幾個男生見到走出來的學妹長得正,還發出「耶」的低呼聲。
連續幾位的學妹被叫出來,男生低呼「耶」的聲音愈來愈清楚。
「王靜恬。」外型亮眼,笑得很嬌的學妹站出來;我身後傳來長得猥瑣的郭倍自言自語:「哇,超正!冒喜呀!學長是誰?」
「哈囉,學妹。我是學姊廖曉雨。」曉雨立即上前,親切地拉起學妹的手。
我回頭低聲:「可惜不是你。」
「還有機會,呵呵。」郭倍伸長脖子,往前觀望。
「喔?你的也是學妹?」
他滿心期待地低聲呵呵傻笑,說什麼他的學妹是林志玲。
我心裡才犯嘀咕,就聽到張淑卿點喚林志玲,引來大家一陣驚呼。
哪有可能!我搶過他手中的資料卡,原來是:林智菱。
所有搜尋的目光都寫著期待。
一位學妹怯生生地走出來。
長得很……安全,身材很……安穩。
「袁芫媛,妳直屬學妹。」郭倍馬上向身邊的袁芫媛說。
芫媛體重雖然與個性一樣樂觀進取,腦袋可清醒著:「我、的、是、學、弟。」
「她的學長還是學姊是誰?」張淑卿見無人出來相認,大聲問道。
郭倍放低身子,打算溜出人群,同時放聲:「是蹺課沒來的混仙秦勝華―」
我一把拎住他的衣領:「的室友郭倍!」
他垂頭喪氣地走出去認領。
「下一位,呂少軒。」
我瞄了一眼手中的卡片,站上前:「哈囉,學弟。我是學姊江竹鈴。」
學弟妹們傳來一陣低呼,有人說:「哇,好正的學姊。」
「李恩倩。」長髮遮住半邊臉的女生從後方擠出來,張淑卿見沒人上前認領,瞄了一眼手上的文件,「她的學長是……秦勝華。」
「開學到現在還沒見過他。」左子謙是他的室友。
現場一陣靜默。學妹低下了頭,另半邊臉也不見了。
我的女俠細胞不自覺站起來,走近她:「學妹,跟我們一起吧。」
廖曉雨、蘇詩雅與袁芫媛,是在大一時同住大慈館的室友。經歷一年華岡的風雨雲霧,雖然偶有誤解、摩擦,也曾共同歡笑、彼此扶持過;到學期末開始為下學期的住宿打算時,她們竟不約而同要與我繼續當室友。
情同姊妹、喜歡用可愛語氣叫我「竹竹」、聽起來卻像「主竹」的曉雨說:「主竹像天使一般照顧我,人家當然要和主竹繼續同住啦!」
經常和我鬥嘴、不時話中有話、對我的原則嗤之以鼻的詩雅說:「有竹鈴的筆記和重點,我才能放心去聯誼找幸褔。」
愛吃愛睡、號稱「胖子界久令」的芫媛說:「沒有竹鈴的Morning Call,上課怎麼爬得起來?沒有竹鈴為我們準備的早點和消夜,人家怎麼胖得起來?」過一個暑假,體重已超越九○的她,講「人家」的時候,還學曉雨歪著頭,讓我不知如何回應,只能苦笑。
所以升上大二,我們四個仍然同寢室。
依詩雅的提議,在與直屬學弟妹相認後,我們與曉雨的班對男友左子謙相約帶學弟妹到大雅館餐廳吃晚飯,藉此拉近距離。
「我是大二的康樂蘇詩雅,歡迎你們加入社褔系的大家庭!以後有關聯誼的活動可以來問我,室友們老愛稱我聯誼女王,要找幸褔找我就對了。以後如果不從事社工,我可能會開一家紅娘婚友公司喲。」詩雅的開場白,讓眼前原本拘謹的表情放鬆不少。
詩雅接著還介紹了學校及系上的事,引來笑聲;她的公關能力果然超強。但是我發現坐在面前的學弟似乎沒在注意聽,他的表情……盯著我。
「學弟,」我不禁摸了一下臉頰,「我臉上有什麼嗎?」
他發現我的目光對上,趕緊迴避:「喔,沒、沒什麼。」
微捲的髮、放電的眼、有型的腮,想不到學弟是一般女孩子會喜歡的那種帥。
大家各自領著學弟妹到自助餐檯點菜,再回到座位。
為了化解陌生,我照卡片上的基本資料,主動與他聊一些高中生活。
高中時念的是明星學校,是校際盃的籃球明星,功課是師長心目中的明日之星,連長相都像電影明星。
所以班上女同學、學妹,見到他都會像見到偶像般,低聲尖叫。
「低聲尖叫?你……會不會太敢講了點……」我囁嚅道。
坐旁邊的王靜恬插話:「他說的是真的。我高中時和他同班。」
「喔。」有目擊證人,看來這個呂少軒不是在臭屁,「咦,那妳跟他―」
「人家有男朋友了啦……」她嬌嬌地低聲回應,害羞樣子跟曉雨一樣可愛。
「那,看來學弟應該也有女友了吧?」按同理可證的邏輯,我隨口找話題。
「沒有,我沒有一個看上眼的。」雖然是夏末,華岡的風,仍然很大、很涼,加上他冷冷地拋出這句,我的背脊一陣冷。
我不知該接什麼。原本轉頭的靜恬學妹趁與曉雨聊天的空檔,又朝我作證:「他不是驕傲,是眼光太高,他說要將今生所有的愛,用來只愛一個人,所以不是最愛,不會交往。夠專情吧?呵呵。」
「是喔。」這個眼光比一○一還高的呂少軒,讓我不知該跟他再聊什麼。
他也尷尬起來,「學姊別聽她亂說。那時只是想專心念書,不想分心而已。」
「啊,原來如此,真乖。」我點點頭,鬆了口氣。「以後需要筆記、畫考試重點,都歡迎來找我。但如果想談戀愛,就找詩雅學姊吧,她辦的聯誼活動不會讓你失望。」

 

本文節錄自《原來 幸福一直都在》,秀威資訊提供